股價沖至999.69元,市場給茅臺投出信心票?

時間:2019-06-25 10:19:07     來源: 云酒頭條    

6月24日,貴州茅臺早盤一度達到999.69元高位,距離千元僅剩0.31元的距離。

 

這已是“股王”第二次近距離試探千元。就在兩個月前的4月24日,貴州茅臺盤中也曾達到990元,距千元股價大關,僅剩1%的漲幅。

 

2018年1月,上證所信息公司曾于1月27日9點至12點在“并行測試環境”中進行股價超千元測試。目前,A股所有上市公司中并沒有股價超千元者,因此這一“未雨綢繆”之舉,便被普遍視為準備迎接茅臺股價過千的“歷史性時刻”。

 

然而,與曾多次上探千元、前景可期的貴州茅臺股價相比,昨日收盤后,關于茅臺集團的多條人事變動消息,更加出乎行業預料。

 

云酒頭條(微信號:云酒頭條)獲悉:原茅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張德芹已調離茅臺集團,出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此外,6月以來,茅臺集團副總經理劉大能,茅臺集團總法律顧問段建樺兩位高管的名字,也已多次出現在相關報道。其相關資料也已出現在茅臺集團官網中。

 

多重信息之下,如何看待“股王”的沖關之路?

 

半年漲出一個航天板塊,再加一個造船板塊

 

6月21日,貴州茅臺發布2018年度權益分派實施方案,每股派發現金紅利14.539元(含稅),合計派發現金紅利總額183億元。

 

或許是巨額分紅的提振,6月24日周一早盤,貴州茅臺快速起飛,再度試探千元防線,也引燃了人們對“A股股王”的期待。

 

而把視線稍稍拉長便不難看出,今年上半年,資本市場已將信心票投給了貴州茅臺。

 

復盤貴州茅臺走勢,2019年第一個交易日,公司收盤價為598.98元。僅僅相隔半年,6月24日,資本市場已將這一數字改寫為987.10元。

 

這意味著,2019年以來,貴州茅臺股價已上漲64.8%。相比之下,上證指數同期上漲22.47%,滬深300漲幅也僅為26.53%。

 

64.8%的增速,直接帶來近5000億元的市值增長。截至6月24日收盤,貴州茅臺總市值已經達到12400億元。同一時間節點,航空航天板塊總市值為3153億,船舶制造板塊市值為1655億。因此,貴州茅臺相當于用半年時間漲出一個航空航天板塊,再加一個船舶制造板塊。

 

“股王”的戲劇性

 

與貴州茅臺此輪沖擊千元相隨,關于茅臺集團新一輪人事變動的消息,更受行業關注。

 

特定時間點上的一個巧合,似乎也反映了貴州茅臺這輪上漲周期的一個大背景。

 

2018年5月6日,茅臺集團深夜換帥,此后數月內便是密集的人事調整。2018年10月末,原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茅臺酒銷售公司董事長王崇琳,調任至貴州交通建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同時,原貴州省水庫和生態移民局副局長李靜仁出任茅臺集團董事、黨委委員,并被推薦擔任茅臺集團副總經理、總會計師和上市公司貴州茅臺董事人選。

 

除了人事調整,5月22日,貴州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稱,對茅臺集團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進行“雙開”處理。

 

值得關注的是,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并未動搖渠道和資本對貴州茅臺的信心。站在價值投資的角度,經營數據、市場表現、戰略決策、行業地位顯然更具參考價值,并構成了投資者信心的來源。

 

東北證券在其研報中指出,從中長期來看,茅臺酒供需偏緊的狀況仍將持續,并將茅臺直營渠道建設和營銷體制完善納入加分項。

 

中信證券則認為,茅臺作為白酒行業龍頭,已構筑以品牌為核心的堅實競爭壁壘,兼具量價提升邏輯,將持續受益于行業升級和集中度提升。

 

當然,市場自有謹慎的一面,尤其是在逼近千元的高價位上。

 

對貴州茅臺一直青睞有加的滬股通,也曾出現過短暫遲疑。進入二季度,滬股通持股量下降明顯,5月初,貴州茅臺股價圍繞900元持續震蕩,期間滬股通持股也連續下降,至6月6日下降至約10310萬股的階段低位。但是在6月6日之后,滬股通資金已經再度連續增持貴州茅臺。

 

不僅是茅臺

 

創下歷史記錄的不僅是茅臺。

 

今年上半年,2018年四季度的緊張情緒仿佛一掃而光。截至6月24日,白酒板塊19只個股的總市值已達2.29萬億,創歷史新高。

 

從個股來看,五糧液和古井貢酒均在今年上半年跨入百元,漲幅分別達到138.52%和119.10%,白酒百元股達到5支。

 

不僅如此,瀘州老窖、山西汾酒、順鑫農業、口子窖、今世緣等全部突飛猛進,基本保持80%以上的漲幅。

 

火熱的白酒股背后,業績支撐是核心因素。無論是2018年財報,還是2019年一季報,大多數白酒上市公司均保持著符合預期的增長速度。

 

也有觀點認為,今年以來部分白酒股大漲,與去年第四季度“跌過頭”有關。

 

在華創證券食品飲料首席分析師方振看來,去年第四季度,機構擔憂經濟形勢會對白酒消費產生不利影響,加之整個資本市場下跌,當時白酒板塊估值曾一度快速回落。但在白酒上市公司2018年報和今年一季報出爐后,業績預期逐步修復,白酒板塊估值也迅速得以回升。

 

而從產業發展的周期來看,今日的景象仿佛早已埋下伏筆。以貴州茅臺為例,2012年12月“禁酒令”出臺后,茅臺股價一度從183元跌至65元附近,有前瞻性的機構投資者抄底布局。

 

貴州茅臺沖關千元在即,你怎么看?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330-300.jpg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