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中院審理瀘州老窖1.5億存款失蹤案

時間:2016-08-05 20:26:58     來源:三湘都市報    

月4日,瀘州老窖1.5億元存款失蹤之謎隨著案件的審理將逐步揭開。

 

新聞前奏:2億存款 在銀行消失1.5億

 

2014年10月15日 瀘州老窖官網發布《重大訴訟公告》稱,該公司于 2013年4月15日與某行簽訂存款協議。其后,公司根據協議先后分4次以網銀方式向公司賬戶匯入共計2億元。當時,銀行向瀘州老窖出具了存款證明書、對賬單。

 

2014 年4月23日 瀘州老窖第一筆5000萬元存款到期,公司通過一般存款戶轉回了該筆存款及相應利息,但剩下的資金卻不翼而飛。2014年9月25日,公司剩余 1.5億元存款到期。蹊蹺的是,存款到期的第二天(9月26日),公司財務人員在轉款時卻被銀行告知公司賬戶上已無該筆資金,不能按時劃轉。

 

上億資金存放在銀行卻不翼而飛?這么“詭異”的事情真實地在生活中上演。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瀘州老窖)存放于銀行的資金消失了1.5億元。2016年8月4日,導演這場“精彩劇情”的朱某珺等4人分別因詐騙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等被長沙市人民檢察院起訴至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備受外界關注的億元存款失蹤之謎由此揭開謎底。

 

假合同:借 “存款賣酒”騙存款

 

事情要從2012年5月說起,根據檢察機關的指控,在江西做陶瓷生意的被告人朱某珺因融資業務認識了被告人黃某榮,同年6月因擔保業務認識了袁某鳴,同年 10月,因貸款融資認識了時任長沙某銀行支行行長的被告人鄭某。四人相互勾結,采用虛假購銷合同、偽造老窖公司和銀行印章、偽造銀行存單等手段,騙取瀘州老窖公司在銀行的存款上億元,用于高利放貸、購買不動產等牟利。

 

2012年下半年,為應對白酒銷量下滑,瀘州老窖推出“資源交換,助力營銷”方案:1、瀘州老窖將5000萬元為單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銀行一年,合作銀行按照國家規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付息給瀘州老窖,瀘州老窖與銀行簽訂存款及開銷戶協議進行約定;2、合作銀行通過該存款,獲取存貸差收入,以團購價購買瀘州老窖指定產品;銀行也可以向客戶推薦,主要由客戶購買。每5000 萬元存款對應購酒在600萬元以上,先購酒后存款,存款數額以此類推。合作銀行必須確保存款安全。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2012年 10月,瀘州老窖上海地區經銷商對外宣傳瀘州老窖的“資源交換”業務,朱某珺當即表示出極大興趣,認為可以利用一年的定期存款期套取該款使用,通過朋友牽線搭橋,前往瀘州老窖總部進行考察。由于瀘州老窖要求與銀行工作人員直接溝通洽談,朱某珺提出由袁某鳴(另案處理)策劃套取瀘州老窖的存款。

 

隨后,袁某鳴與鄭某到瀘州老窖商談“資源交換”業務。之后,朱某珺等人達成合作意向,并以袁某鳴實際控制的寧波額恩思貿易有限公司與經銷商簽訂了三份《白酒購銷合同書》,由朱某珺等分三次支付經銷商購酒款2400余萬元,經銷商負責讓瀘州老窖通過“協定存款”的方式,分三次存款2億元到被告人朱某珺、袁某鳴指定銀行開立的瀘州老窖公司賬戶.并承諾保證該筆存款在一年期內不查詢。

 

假印章:行長開綠燈騙子過關

 

2013 年4月,袁某鳴安排被告人張某華等人穿著銀行制服,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到瀘州老窖上門開戶,被告人朱某珺則通知經銷商予以接洽。到瀘州老窖后,他們以銀行名義與瀘州老窖簽訂了《協定存款協議》獲取了瀘州老窖相關開戶印鑒模板及開戶資料。隨即,朱某珺等人持根據瀘州老窖模板偽造的瀘州老窖相關印鑒及開戶資料來到銀行,由張某華等人冒充瀘州老窖工作人員以瀘州老窖名義在銀行開戶。“因所持瀘州老窖賬戶資料不齊全不符合開戶及開通網上銀行條件,朱某珺要求鄭某通過 ‘特事特辦’程序開戶并開通了網上銀行,從銀行購買了電子支付密碼器、支付憑證。”法庭上,黃某榮說。

 

同時,為避免瀘州老窖與涉事支行在對賬過程中使事情敗露,張某華等人在對賬協議中將對賬單郵寄地址填寫為其臨時租住的地址。2013年4月23日,瀘州老窖指派財務人員到該銀行核實賬戶信息并辦理第一筆5000萬存款業務,為避免財務人員與銀行工作人員直接接觸拆穿騙局,朱某珺直接將他帶至行長辦公室。隨后,張某華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將事先偽造的面額為5000萬元的單位存款證明書交給瀘州老窖的財務人員,該財務人員未與銀行核實便攜存單離開長沙。

 

假存單:到期提款才知存單是假

 

為順利將存款轉出,朱某珺等人又安排人冒充瀘州老窖公司員工到銀行用偽造的瀘州老窖公司開戶憑證開立了瀘州老窖賬戶。

 

隨后,袁某鳴安排人員使用密碼支付器、加蓋了偽造的瀘州老窖公司財務印章的取款憑證,將5000萬元存款幾經周轉分散到袁某鳴名下不同公司的賬戶。隨后以多筆金額較小資金轉出,或安排公司職員到各個銀行提取巨額現金的方式予以轉移。

 

2013年6月、9月,袁某鳴、朱某珺等人又以同樣方式兩次獲取瀘州老窖公司資金共計1.5億元。

 

2014 年4月,偽造協定存款協議約定的還款時間到期幾天后,被告人朱某珺、袁某鳴歸還了第一筆5057.5萬元。2014年6月,第二筆5000萬存款即將到期,袁某鳴及被告人朱某珺無法按時歸還,又從經銷商處購買了360余萬元的白酒,就該筆存款辦理了三個月續存手續。2014年9月30日,1.5億元存款均已到期,瀘州老窖派財務人員攜存單到長沙市提款,銀行工作人員告知其賬戶內資金已被轉出,存單系偽造。

 

2014年10月15日,瀘州老窖發布重大訴訟公告,披露該事實。朱某珺獲悉后,伙同黃某榮將其在江西亞細亞陶瓷廠股權無償轉讓,并將其他財產處分后開始逃跑。截至案發時止,該案仍有1.5億元資金尚未歸還。

 

幕后:支行行長收到200萬婚禮“紅包”

 

8月4日上午,該案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被告人朱某珺、黃某榮、鄭某和張某華到庭受審。

 

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朱某珺與袁某鳴伙同被告人黃某榮、張某華騙取公私財物后予以隱匿以逃避返還資金用于走私活動,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幾名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被告人鄭某身為銀行工作人員在金融業務中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應當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求其刑事責任。

 

面對公訴機關的指控,黃某榮認為自己不構成詐騙。“我沒有非法占有和使用,我還幫他們籌資(還瀘州老窖),行賄罪我認。”黃某榮笑著說。他在對辦案機關的供述中,認為在整個事件中朱某珺是總指揮。因為鄭某(銀行方)、瀘州老窖(資金方)、袁某鳴(資金使用方)都是通過她認識的,所有操作流程都是她策劃好的。袁某鳴是實際操作人,朱指揮袁怎么去做,袁就安排手下去做。

 

法庭上,個子不高的朱某珺表現得很無辜,一副弱女子的模樣。“我只是個中介,負責介紹他們認識,拿點中介費。”朱某珺說,4000萬的“投資”屬于中介費。

 

倒是身材有些微胖的鄭某顯得很“坦誠”。“檢察機關指控的受賄罪屬實,我是自己到辦案機關交代的。”鄭某中氣十足地說,他當時作為行長,看到業務下滑厲害,就找朱某珺要資金和存款。對于公訴機關提到為獲取個人利益,積極出謀劃策,利用自己職權提供幫助等問題,他以“上市公司不提供原件是行內規矩”辯解,對于有人冒用自己簽名提取款項,他也說是副手把關不嚴。連同受賄的200萬元現金和越野車,他也只是說,“他們送我的結婚大禮。”

 

不過這份結婚大禮,被告人朱某珺、黃某榮等都表示,“鄭自己提出要的,他開口要300萬,最后兌現的是200萬。”

 

上午的庭審結束后,記者試圖采訪瀘州老窖的代理律師,他表示,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不便透露,“我們現在只能等待法院的判決。”


330-300.jpg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