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好處方為品酒之道

時間:2017-11-21 15:10:50     來源:中國青年    

東這地方,喝酒是大有講究的。首先是座席排列次序,那可不是隨便揀地方就可以落座的,得先把主陪位置搞清楚了。主陪一般是對著門的地方,也有例外,我現在進門都是看杯子里手絹的形狀,主副陪的明顯跟別人不一樣。主陪一般是請客掏錢的主,也有替人做主陪的。跟主陪對坐的,就是副陪了,是主陪力邀來幫忙陪客的,通常酒量不錯,比較有號召力。副陪旁邊,可以說是客席,也可以說是側副陪,通常也稱“便陪”。

 

常有酒場就是戰場一說,說酒是拉近人相互距離最有效的強化劑。酒過三巡,客人個個喝得盡興,臉紅脖子粗搭著肩膀稱兄道弟,此時最適合坦誠相見,無話不說,所以有些人愛把生意放在酒桌上談。

 

也有人說,酒品如人品,天生有量倒也罷了,這可難為了那些不勝酒力的客官了。親眼看見一個外地來的客人,面對主人豪爽熱情的接待,直呼“酒逢知己千杯少”,推杯換盞中,此君很快變成面條,順溜到桌子底下,呼呼大睡,一桌子人都束手無策。不過此君也賺得“夠朋友”、“此人可交”之類的贊譽。“上頓陪,下頓陪,終于陪出胃下垂”,生命和酒,孰重孰輕,此時已無人顧及。

 

《紅高粱》中的我奶奶嬌脆地喝一聲:是男人,就把這酒干了!于是男子漢們一個個走上前來,捧起烈酒,一首《酒神曲》唱得大家豪情萬丈:喝了咱的酒哇,上下通氣不咳嗽,喝了咱的酒哇,一人敢走青剎口,好酒哇好酒!在紅紅烈焰的襯托下,這個場景曾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瞧人家這酒喝得,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一位文友曾寫過這樣一首詩:“喝進李白的肚子里/酒,就是詩/流淌出傳唱千古的佳句/喝在武松的肚子里/酒,就是膽/抖擻出景陽岡上/打虎的豪氣/喝到關公的肚子里/酒,就是義/有桃園一瞥,從此生死不離/喝到屈原的肚子里/酒,就是憂/是愁、是恨,是一江國殤的淚”。看來這自古英雄好漢果非常人可比,酒如虎翼,添勇三分啊。李白斗酒詩百篇,美名傳千古,倒是我等俗人,暴殄了這杯中尤物,幾口酒皺眉閉眼地吞下去,立刻暈頭脹腦,不分東西,何詩之有?

 

醉酒傷胃傷肝,不喝又傷敬酒人的心。作為一個骨子里透著爽直的山東人,我是寧愿傷胃傷肝不傷人心,拼命充大臉貓的事也時有發生。有段時間,連續和一位從事特色經濟產業的客戶打交道,這位老總對純糧食釀造的古井貢酒情有獨鐘,車后備箱總是備著幾箱古井貢酒,吃飯的時候司機會自覺地抱來一箱備著。老總喝之前一定會說,喝吧,這酒有個好處,喝了不上頭。我們都笑他是自費古井貢酒代言人。看大伙喝得歡暢痛快,我也就小心翼翼淺嘗了幾次,發現像我這種不勝酒力的人如果懂得淺嘗則止,也不失為酒桌上的最佳選擇。

 

南方人喝酒似乎比北方人注重養生,飯店也都擅長煲各種美味的湯,客人坐下,先招呼喝湯吃飯,等大家三下五除二地吃飽,一抹嘴以為完事大吉了,主人發話了:“大家喝什么酒?”這才知道席宴剛剛開始。北方人喝酒尤為豪爽,一上桌菜還沒開始,就大呼“拿酒來!”遇上好客的主,菜剛上了三兩個,客人都給喝到桌子底下去了。

 

常常為了所謂的豪氣和義氣,大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就差坦胸相見了,可是曲散人終,一拍兩散,第二天日上三竿,悠悠回轉過來的醉酒者,依然篷頭亂發雙眼發直,七魂剛轉回三魄,經歷了這種歷煉,恐怕對于酒的豪氣,也就退卻幾分了。所以說,喝酒一定要品,恰到好處才是品酒之道。


330-300.jpg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